醉酒身亡谁之过 倾情调解唤乡情

发布时间:2017-08-16 10:14:56  浏览次数:143
【字号: 】【打印】【关闭

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穆棱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徐元香

案情简介

老李和老陈是同学,从小一起长大。两人都已过花甲之年,家中儿女也已成家立业,闲暇较多,时常在一起嘬上几口酒。老陈的儿子是村里养牛大户,老陈每天都帮儿子到山坡上放牛。由于放牛的地方离老李家较近,到了中午老陈不愿意回家时,就到老李家吃饭。老李的老伴是个贤惠人,从不嫌厌烦,见到老陈进门总是热情接待,还给老陈加个菜。老陈自然也不见外,自己主动要酒喝。2013年年末,老陈依然帮儿子放牛,天寒地冻之下,不想回家又来到老李家找饭吃,两人依然喝了点酒。老陈喝多了,上老李的院子里方便时,摔了一跤。老李找来邻居帮着把老陈扶到屋里炕上。老陈躺下后,老李给老陈的儿子打电话,告诉小陈:“你爸在我家喝多了,刚才去院子里摔了一下,你把他扶回去吧。”老陈的儿子来了,看到老陈正呼呼睡觉,于是跟老李说:“大爷,让我爸先睡会吧,我那边有事,忙完了再接他。”说完,小陈走了,老李也出去忙着干活。可是谁也没想到,老陈睡了一会就醒了。起来后走路东摇西晃,身子一趔趄,头碰到老李家的手摇玉米脱粒机上。事情发生后,老李再次给小陈打电话。小陈哥俩把老陈搀扶回家,老陈回家后还是呼呼大睡。次日凌晨2点,老陈出现呕吐症状,家人急忙打车将老陈送往医院救治。经医生诊断,老陈是重型颅脑损伤,脑挫裂伤,脑内血肿,硬膜下血肿,硬膜外血肿,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头皮挫伤。医院为老陈做了手术,术后老陈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15天,病情恶化,最后救治无效身亡。老陈的老伴和儿女非常伤心,尤其是老伴始终不能接受老陈离去的现实。老陈的离世给家人留下了无尽的悲伤和4.5万元的欠款。老李对老陈的离世也很悲痛,他的儿子代他送去3000元慰问金,以表达老朋友的心意。老陈的后事办理完了,可老伴无法接受老陈离去的事实,还有这4.5万元债务,老陈的老伴带着疑问和困惑找到村里人民调解员调解。老李也很委屈,“我好心给他饭吃给他酒喝,还落了不是了”。就这样两家人产生矛盾,关系冰冷了下来。

调解经过

陈大妈到镇调委会申请调解,要求老李赔偿老陈的住院医疗费,并认为老李向老陈劝酒,导致老陈喝多摔倒并酒精中毒死亡。镇调委会工作人员听了陈大妈的陈述后,认真做了记录,并多次找村里有关人员了解情况。很多村民证实,老陈平素喝酒不用人劝就能喝多,而且属于要酒喝的那类人。通过详细翻阅病历,调解员看到老陈的死因是重型颅脑损伤,并非酒精中毒,老陈的老伴以劝酒为依据追究老李的责任不成立。调解员与小陈做了电话沟通,并向小陈说明让老李承担责任于法无据。小陈诚恳的向调解员说:“两家是老一辈少一辈的交情,多年来一直很好,就像亲戚一样。我父亲的去世是意外,李大爷也不是成心让他喝醉摔倒,而且是我父亲去人家找酒喝的。我不想为了这事就反目成仇。我回去做做其他兄弟姐妹的工作,也请你们劝劝我母亲吧,让她别再找了。”小陈的一番话让调解员很感动,作为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胸襟很难得。调解员把老李和小陈及其母亲聚到一起,开始调解:“对于老陈的离世,我们感到很痛心,也很理解家属的心情。同时因为饮酒致人死亡赔偿的案例也有报道,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大家的判断。今天将大家聚到一起,就是要还原事情的真实经过,化解两家人心头的疑云,促成两家人和好如初。现在有什么想法就谈谈吧。”老陈的老伴先提出了疑问:“当时怎么摔倒的,有没有人为推的因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老陈摔倒在玉米机上了。”老李叹口气说:“我先从老陈第一次到我家找酒喝说起吧……这次他还是一进门就要酒喝,还说我家吃得好。我老伴又煎了条黄花鱼端上来。我俩一共喝了一暖壶盖酒,不到一斤。我曾经不让他喝了,他说没事,还要酒喝。喝了半天,他上院子里方便,我老伴看到他摔倒了,就喊我,我就喊房后的邻居,帮我把他弄到屋里,放到炕上,然后我给小陈打电话,小陈来了,看到他还睡,就说有事,待会再来接他,我就忙去了。谁知他又起来摔到苞米机上了。我又打电话,你两个儿子来把他扶走,事情就这么个经过。”老李不仅说了这次的详细经过,还讲了从前两人一起喝酒的场景。“明知他喝多了,你为什么不送他上厕所呀?”陈大妈再次质问,调解员接过话:“通过病历看,导致老陈去世的主要原因是重型颅脑损伤,喝酒只是导致摔到的原因。”陈大妈听后仍然要求老李负责,但调解员根据走访的情况说:“村里的人说老陈喝酒不用劝,自己要酒喝。村里人的说法和老李的自述相吻合。从医生的诊断看死因是重型颅脑损伤,老陈平时身体健康,能劳动,有完全行为能力,老李不是他的监护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可以对他施以帮助,如在他摔倒后扶起来,送到炕上,但他没有义务一刻不离地守护着老陈。老陈酒醉摔倒是个意外,老李不存在主观过错,因此老李对老陈的死亡不承担法律责任,当然,如果出于两家情谊上的抚慰,适当地给予帮助也不违反法律和公序良俗。有个情况我说明一下,小陈曾经打电话给我,说了很多两家的交好往事,希望两家延续友谊和好如初,不要求老李承担责任,这种胸怀很令人敬佩,你们两家的交情很深,大家都很羡慕。不要因为这次意外伤了双方的感情,希望陈大妈也能从两家的情谊出发,往长远看。”“我父亲的去世是谁都不愿意发生的,李大爷也岁数不小了,因为这事也很困扰。我希望大家能好好生活,把这事作为教训,以后少喝酒,大家好好处,还是好朋友。”小陈接着表明自己的观点。老李听了小陈的话也很感动。

调解结果

在调解员的调解下,老李、小陈、陈大妈都把心中的疑问、想法说出来了,大家开诚布公,解除了心中的疑惑,最后双方在调委会达成和解协议:陈大妈不再向老李要求赔偿,并做好其他子女的工作,不再旧事重提;老李给陈大妈3000元慰问金,表示心意,两家和好,延续以前的情谊。

案例点评

在本案调解过程中,调解员运用的是打“乡情牌”,通过回顾两家结交的历史以及现在年轻人之间的情谊,唤起双方当事人对两家世代交情的回忆以及共鸣,使双方不再看重经济利益。尤其是在与小陈沟通时,“乡情牌”使小陈感慨万千,主动提出不要经济赔偿,要留住世代情谊,从而促成了事情的和解。如果一开始就向小陈罗列法律规定,势必引起反感,不利于事情的解决。同样,老李回忆事发当天的经过,也流露出对老朋友深深的思念,这些不仅触动陈大妈和小陈,在场的人民调解员也很动容。

当前各类纠纷频出,有些案例被夸大报道,往往会促成现实中的矛盾产生,对于本案例依法依理依情调成,对当地百姓产生了一个良好的示范效应,有利于村民邻里间的和谐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