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载风雨调解路

发布时间:2012-05-16 09:37:39  浏览次数:2218
【字号: 】【打印】【关闭
十八载风雨调解路
——记广东省东莞市司法局大岭山分局局长
兼镇调委会主任梅雪飞
 
地处珠三角的东莞市,熙熙攘攘,好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而位于东莞市腹地的大岭山镇,有这样一个人民调解员,调解复杂疑难案件身先士卒;化解纠纷不畏艰难;秉公调解不眠不休。18年风雨兼程,主持参与调解民间纠纷近2000件,其中不少都是疑难案件,当事人从面红耳赤到握手言欢。他始终秉持着为群众解难无怨无悔的态度,面对一宗又一宗复杂的纠纷,都能做到全力化解,他就是东莞市司法局大岭山分局局长兼大岭山镇调委会主任梅雪飞。
 
实践出真知 高材生也能吃得苦
 
毕业于中南政法学院经济法系的梅雪飞,在当时属于少有的高材生,从1993年走上基层司法行政工作岗位的那天起,他就暗下决心,严格要求自己,努力钻研业务。那时的东莞市远不如现在的繁华,作为一个来到大岭山镇的外乡人,没根没底,语言又不通,工作难度可想而知。有人瘪瘪嘴:“看他一个大学生在外乡,能呆得了多久?”他没吭声,不叫苦,不叫累。语言不通,学!业务不精,学!工作不会,学!
大岭山镇属于丘陵片,有23个行政村,他在司法所报到后,就开始走村入户,排查该镇村民的有关矛盾纠纷情况,短短3个月愣是将23个村走了一个遍。知道学会本地话才能很好的开展工作后,他听不懂当地人说话,就虚心请教他们,一字一词地学起来。鉴于当地人不懂得法律知识,为了为村民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他在闲暇的时间,捡起书本,夜夜挑灯看书,最后以高分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人民调解工作需要大量的调解实践,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断总结和摸索,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调解风格。
2001年,市政府松山湖科技产业园项目在大岭山镇征地面积达15平方公里,涉及被征地村9个,需搬迁安置的村民多达5000人。有的居民收到征地拆迁通知、补偿通知之后,不满的有,情绪激动的有,拒不执行、带头阻挠的也有。征地拆迁工程一度陷入僵局。面对因拆迁产生的大量房屋补偿、青苗补偿、鱼塘补偿、拆迁纠纷,梅雪飞运用专业知识,带领工作人员对一个一个居民讲解法律法规和补偿规定,一个一个消除居民顾虑。从“情”出发,以“理”动人。对拆迁居民有不合理要求的,尽量化解;合理要求的,尽可能满足。据统计,在这个工程中,仅他一人参与调解的民间纠纷达86宗,指导9个村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化解矛盾纠纷231宗,调解成功率为100%,为市政府松山湖工程顺利解决拆迁、补偿等问题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得到当地镇委、镇政府的好评。随着东莞市经济的发展,一些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龙大高速公路、常虎高速公路的征地、湖畔工业园征地、莞长路拆迁等市重点工程及在农村股份制改革等政府中心工作不断铺开,梅雪飞一如既往,再接再厉,全力调解各类矛盾纠纷达171宗。
 
工人无小事 劳资纠纷巧妙化解
 
大岭山镇本地常住人口为4万,外来人口达20多万人,全镇各类工厂达1100多家,劳资纠纷时有发生,特别是老板经常拖欠巨额工人工资后弃厂而逃,工人容易群情激愤,采取过激手段,严重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梅雪飞积极探索,创新工作方法,总结出一套化解矛盾纠纷的有效方法。
东莞市某外资集团旗下在大岭山镇设有两间电子厂都是“三来一补”企业,用工人数分别为881人和388人。2011年3月,该集团总经理撤换及其管理层出现调整,造成集团旗下企业人心不稳;加之第一电子厂此时宣布破产清盘。这时,同属该集团的第二电子厂的中层干部对企业前途产生担忧,工厂里面谣言四起。有人说:“肯定叫俺们卷铺盖走人!不行,俺们的两个月工资都没有足额发放!”有人说:“肯定跟另外一间子公司一起清盘,他们上个月工资都没按时发,这样下去,肯定想赖掉我们的工资!”有人鼓吹:“问他们要去!”大家没了主意,纷纷表示同去索要工资。3月22日上午,400多名工人聚集在厂门口要求发放工资,200多人堵塞国道,虽经公安部门劝导后全部回到厂区,但很多人仍愤愤不平。
镇委、镇政府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以镇党委委员为组长的应急小组介入处理,司法所所长梅雪飞临危受命,担任调解协调小组的组长,联合人力资源、综治、信访、公安及村委会等应急处理部门在事发后立即赶到现场处理。经核算,第一电子厂2011年2月份在职员工881名,共计拖欠工资约162万元;第二电子厂全厂388人,共计拖欠工资约96.1万元。
梅雪飞先与第一电子厂和第二电子厂的代表分别进行座谈,了解到事情是集团总经理的调换未能及时知会工人引起的。他对集团的负责人说:“员工也有权利知道工厂的大事,你们应该将换经理的事情,还有调整之后有什么新措施都告诉他们”。20分钟后,在两个电子厂的显要位置都贴上了新总经理的名字和简历,以及内部调整之后有哪些变动、工资何时发放的通知。部分工人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但还是有工人说:“他们答应了你们,你们一走他们还是不发我们的工资!要他们写保证书。你们村委会要监督他们,他们不发,你们发!”工人又闹哄起来。集团负责人也态度强硬:“第二电子厂没有问题,要辞职,可以!经济补偿金,自己辞职的,一分没有!”梅雪飞一一安抚工人和企业主的情绪,他说:“我知道大家离乡背井来这里,就是为了挣几个辛苦钱。如果大家相信我,我一定让大家都拿到你们应得的工资。”随后,又投入了与集团负责人的艰难磋商之中。集团负责人在梅雪飞坚持不懈的调解下,终于软化,满足了工人的要求。双方在当天晚上的21时就达成一致协议:3月23日下午2时前两工厂统一发放工资。集团负责人现场盖章签字保证按时发放工资,并以公告形式通知两间厂的员工,由村委会监督发放。待顺利发放2月份工资后,第二工厂有人愿意离职的,依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作出补偿。至此,一起群体性劳资纠纷得以圆满解决,梅雪飞也在工人和企业间建立了威信。
劳资纠纷发生,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依法耐心做好员工的疏导劝解工作,也总是在达成协议后才离开。因此,为调纠纷常常工作到深夜。从2001年起,梅雪飞共参与化解群体性的劳资纠纷达152宗,调解率100%,调成率98%。涉及外来员工达31031人,督促厂方发放工人工资达5700多万元。
 
大运大安保 涉疆问题妥善解决
 
2011年6月7日,正值深圳大运会安保期间,司法所的电话突然响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惊慌:“我是村委会的,有一个维吾尔族女工在我村里面鞋厂的宿舍上吊自杀了!全厂的维吾尔族人都在聚集啊!怎么办?怎么办?”放下电话,梅雪飞就赶往现场。
当时,各部门分头行动,通力协作,已成功将死者遗体运送到殡仪馆,并组织因天气炎热而昏厥的人就医治疗。次日,市领导下达批示,要求对维吾尔族员工进行教育疏导,在查清事由的情况下,向社会公布真相。
据查,死者是一名维吾尔族女子,经新疆本地劳务输出中心统一组织派遣在东莞大岭山镇某鞋业公司就业, 6月7日,在厂方11栋B座410房上吊自杀。发现时已经死亡。经公安对现场进行勘查,认定尸体检查结果符合自缢特征,排除他杀。
6月8日,梅雪飞就接到通知,任命他为善后协调组组长,与信访、综治、人力资源、社保、工会、实业总公司共同处理善后事宜。同时稳控组以控制局面,劳资协调组以平复维吾尔族员工情绪,对外宣传组以及时应对媒体,发布相关信息。梅雪飞在与其他几个部门领导开了个简短的协调会,当日下午,就带领善后组成员前赴鞋业公司,与企业台商老板讨论家属和新疆派出的当地领导的接待和善后处理事宜。在一番“情”、“理”、“法”的劝导之下,企业主同意尽量配合处理。当天晚上10点,死者亲属自新疆赶来,梅雪飞安排了鞋业公司的经理与家属的初次接触,并妥善安排了家属的食宿。
6月9日上午,正式开始与家属、厂方进行调解。家属都是维吾尔族人,语言不通是个大问题。所幸,同来的新疆干部粗通汉语,才能使调解能正式进行。但在调解中,翻译几度不当,导致家属不满情绪升级,新疆干部与家属之间居然发生了口角,场面一度失控。还是梅雪飞,用温和的态度,关心维吾尔族家属:“你们家里有亲人过世了,你们很伤心,你们的心情我们能理解。可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问题也无法解决。先平静下来,好吗?”虽然家属听不太懂他的话,但他和蔼的态度赢得了家属的好感,气氛慢慢融洽起来。此时,由市公安局派的新疆籍民警的前来,解了大家的燃眉之急。
大概是因为梅雪飞先前的态度给了家属很好的印象,家属说:“你们谁谈,我都不听,也不谈!我就跟他谈,他实诚!”说罢,用手指着梅雪飞。梅雪飞毫不犹豫地说:“谢谢你信任我,我跟你谈。”随后,同来的人员陆续退了出去,只剩他一个人面对家属。有同事走的时候告诉梅雪飞:“小心些,他们家里刚刚死了人,很容易情绪不稳,你要顾忌自己的人身安全。”调解进行的很顺利,考虑到他们家庭困难,梅雪飞还向工厂申请到了人道主义补偿。于是,大家又重聚在谈判桌上。但在遗体的处理上,没想到却出现了分歧。根据维吾尔族的民族习惯,死者须入土为安,葬于穆斯林的墓地,因此家属要求将遗体运回新疆疏勒县安葬。但是,广东六月的天气已经像是盛夏,遗体不能久放、久运。而且大运会马上就要召开,一旦出现问题,情况实在难以预料。产生分歧后,企业主悄悄嘀咕:“火化不就得了?”偏偏又给其中一个粗通汉语的家属听见了。顿时,家属一时火起,拒绝谈下去了。眼看一天调解的成果可能毁于一旦,梅雪飞皱了皱眉,积极想办法,一方面巩固调解的成果,一方面与东莞市宗教事务局联系,在得知广东省肇庆市有穆斯林的墓地,且安葬有几位新疆籍维吾尔族人的遗体之后,就苦口婆心地对家属解释,希望他们能同意。最后,家属终于同意。这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一起因维吾尔族女工自杀可能引起的群体性纠纷就此落幕,仅一日就处理完毕。
像这样经过梅雪飞耐心调解成功的事例不在少数,为此,他不知看过多少白眼,吃过多少闭门羹,受过多少气,然而却还总能在调解工作的第一现场看见他。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梅雪飞在基础司法行政工作岗位上做出了出色的业绩,在年度考核中多次被评定为“优秀”并获得嘉奖:他先后获得过东莞市“人民调解”先进个人、东莞市政法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和大岭山镇“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于2007年荣立个人三等功,2008年、2010年均受到市司法局嘉奖,2009年被评为市治安防范工作先进个人,2010年被中共东莞市委评为依法治市先进个人,2011年被东莞市人民政府评为安全生产工作先进个人。1996年至2010年更是连续15年被市司法局评为司法行政工作先进个人……18载风雨调解路,他秉持公义,一路走来,始终如一,不愧为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的好公仆。